澳洲天然健康产品专家
Australian healthy life experts

当前位置:资讯中心 > “凤凰”聚会“凤凰巢”要唱哪出戏?

“凤凰”聚会“凤凰巢”要唱哪出戏?

【发布日期:2015-04-28】

“凤凰巢”位于朝阳门内芳嘉园。老北京应该听说过,但一般却很少来过。这是晚晴一家出了两代皇后的地方,是北京所存的惟一一座皇后宅邸。北京的王府、官府、公主府枚不胜举。可若问这后府,却只有朝阳门内的这一家。而这独一无二的“凤凰巢”,金贵之气不仅在于它是现今仅存的后府,更因为“金凤凰”从不单飞,一出就是先后两只,一只是光绪帝皇后隆裕,另一只更是名声显赫,便是统治过中国近半个世纪的慈禧。
这个“凤凰巢”名叫桂公府。虽然仅是一座公爵府,但作为“后邸”所在,规制等级很高,与王府趋同。桂公府所在的朝阳门内大方家胡同一带,如今早已没了皇家风范,几乎闻不到多少老北京的气息。直到往西走到胡同尽头,在名存实亡的芳嘉园胡同交界处,才见一座倒八字形状的大影壁,罩着一座清水脊三开间的府门赫然在目。青砖墙,朱漆门,门上高悬“桂公府”大匾,由爱新觉罗·毓垣所书。好一座气派的大宅门。敢情不管这时空如何转变,历史的零琼碎玉依然还会冲破层层阻拦,出现在我们身边。
这“三开间、倒八字”,再加上“气死风灯”、上马石、抱鼓石和拴马石各一对。这样的高规格,只有《光绪皇帝大婚图册》里的壮观画面才能对得上。走过西路二进穿堂门,展露在眼前的是最里一进一座别致的暖阁。古老的窗棂门板,完全保留了当年的风貌。迎宾员介绍说:“这间就是名副其实的‘凤凰窝’了,不光慈禧每次回府探望都住在这屋,光绪皇帝迎娶的隆裕皇后也是出生在这里。”而最不可思议的是“凤凰窝”的两扇大门,竟然是直接在树上雕刻出图案,然后做成房门装上。“能直接雕成大门的树,俩人合抱都抱不过来,您想吧,那得是多少年的古树了!”
历经百年风雨,府邸几经易主,所幸的是没有经历过多破坏,至今仍保存了原有构件。如今的桂公府,已变身为一家高档会所。会所一位银发老人,是故宫退休研究员,陪着我们参观一圈,对我们说:“这桂公府能享尽世间荣华富贵半个世纪,因为是福、禄、寿三星齐聚此地高照,给这座府邸笼罩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。”
不过,今天凤凰众名博相约“凤凰巢”,不是来寻找“福、禄、寿”三星,而是为了筹划一次很有意义的主题活动。
晚六点,凤凰新媒体副总裁、凤凰网总编邹明亲自驾车准时赴约“凤凰巢”。同车而来的,有知名时评家、凤凰网博报总监王冲、勤奋而富有才华的博报主编李志题、海归的博报美女编辑赵雅楠。
随后来到的,是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、知名国际政治学者吴稼祥。他刚完成一部巨著,呕心沥血连续写了三年,披星戴月修改三个月,已进入完稿出版阶段。他为此很少出门,谢绝了许多应酬聚会。今晚,他如约而至。尽管身体有些小恙,却兴致勃勃。
紧接来到的,是信孚研究院院长吴祚来。这位发表过二千万字的知名文化学者,浑身充满书卷味。谦恭的笑容,真诚的问候,从眼镜片后散发的深邃智慧和善意,诠释着他对文化“低低的山头、高高的尊严”的解读。
在先到者握手寒暄的当儿,著名诗人、学者、文化批评家叶匡政翩翩而至。他是看起来像大众情人,而心里却孤独和执着的真汉子。掩饰不住的诗人气质,是一本现代城市中的心灵之书。他在各种争议声中,走上了自己独特的文化批评家的道路。“凤凰巢”在他眼里,也许又是一首好诗的诗眼。
我们的晚宴包厢,正是两位皇后梳妆出嫁的暖阁。凤凰名博相约“凤凰巢”,相得益彰,没有比这更有缘分,更有意味的了。先来者入座品茗,茶道的名称也叫“凤凰三点头”,真是绝配了。
好茶才沏,门帘开启。风风火火进来的,是知名经济学者、留德博士杨佩昌。他是第一个全面将德国领导力引进中国的中国学者,是一个拥有近20个头衔的系统领导力高级讲师,曾担任德国际管理研究院院长、商学院院长。和他前后紧随的,是知名时评家、中新社主笔章文。章文的身高和文风,都像鲁迅。他笃信自由、民主、法治等普世价值观必将光照全人类,要作坚定、理性、高效的反对派。他出了一本时政畅销书《民主不是说着玩的》,卖得很火。
大家交换名片,交头接耳。新朋握手,老友叙旧,不亦乐乎。古色古香的餐桌,已摆上色香味俱全的宫廷冷菜。赵总拿出自带的澳洲爱德琳葡萄酒,给大家斟了一杯。这是澳大利亚总理府招待酒,相当于我们人民大会堂招待酒,品质一级棒,口味超级好,绝不亚于大小拉菲。桂公府本来是不允许自带酒水的,但这次破例。追问因由,赵总笑而不答。
酒过一巡。罗天昊来到。这是今晚最年轻的凤凰名博,曾为长江商学院高级研究员、《小康财智》杂志顾问,现为独立学者。刚出版一部专著《大国诸城》,从更开阔和现实的角度,梳理21世纪中国城市与区域竞争与发展战略。武汉、长沙、杭州等城市政府都推荐官员阅读。真是后生可畏。
酒过二巡。童大焕赶到。他刚从南京赶回,飞机习惯性地流量控制,故迟到。他的精彩时评和那段脍炙人口的微博“中国你慢些走,等一等你的灵魂”,被评为《南方周末》年度致敬时评。他一落座,除了和大家分享这一喜讯,也告诉一个坏讯。《南方周末》的年度致敬盛典被叫停,本来4000人的思想盛会,被矮化为小型颁奖活动。举座愕然。有人问,南方周末的年度致敬为啥被叫停?扯,这是为他好,再不叫停就和《独唱团》一样解散了。又有人问,《独唱团》编辑部为啥解散?扯,再不解散,就和村长一样被压死了。又有人问,村长为啥被压死?扯,再不压死,就上南方周末的年度致敬了。众皆默然。
酒过三巡。钱宏姗姗来迟。他刚为博士生做完“共生哲学”专题报告。“车堵,一堵就两个小时,首都变首堵。”他诚恳地表示歉意。他是这个时代难得的纯粹学者,也是难得的理想主义者。出版过多部专著,从艺术、哲学到政治学都颇有建树,近些年不遗余力宣传“共生主义”。“共生”与“共产”,虽一字之别,内涵却迥异。前者强调共生和谐,后者强调的内容,前世今生,无须多说。他还积极为燕京大学的复活,四处奔波,前几天专程飞抵杭州,虔诚祭奠司徒雷登,在墓前深情高歌一曲,许下宏愿。他说,中国的教育体制改革,请从恢复燕京大学开始。
客都到齐。本还邀一位知名时评家、自称“民主小贩”的杨恒均博士,遗憾昨天刚飞回广州。但他在电话里,对这次凤凰博报即将举办的活动,非常推崇。他赞赏:“这是个好东西,太好了。我一定参与。当下中国,太需要了。”
这个活动与政治无关,但与政治文明有关,与每一个中国人密切相关。究竟是什么活动,引这些凤凰名博拔冗而至,更有许多名博闻讯愿意同行?凤凰名博聚会京城“凤凰巢”,筹划商议的不是“福、禄、寿”,却更胜“福、禄、寿”,到底是啥?
且听凤凰博报自己分解。

相关阅读:
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集团大事迹 | 产品分类 | 资讯中心 | 品牌文化 | 集团荣誉 | 招贤纳士 | 联系我们

版权所有: 爱德琳集团公司     电话:+613 9972 4589    手机:13811922777

地址: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墨尔本市南墨尔本区艾尔伯特路20-22号6楼1室     电子邮件:info@adelinegroup.com